首页 »

设计十六铺码头壁画、指导巩俐演潘玉良……她用油画画出女性的生命力度

2019/9/21 15:27:14

设计十六铺码头壁画、指导巩俐演潘玉良……她用油画画出女性的生命力度

“薪火相传——任丽君作品展”7月20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开幕,展出任丽君油画、水粉、色粉、素描作品150余件和与创作有关的历史文献,较为完整地呈现出艺术家任丽君近半个世纪的创作历程和学术脉络。

历史的启示 油画 210️x130cm 1981年

 

画出女性不一样的美

 

任丽君1964年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师从孟光等老一辈艺术家,打下了扎实的西画基础。展览中有一张任丽君妹妹的画像,是由老一辈画家俞云阶创作的,这是任丽君带着妹妹去俞云阶家里求教时画的。当时,任丽君认真观察了他的绘画过程,回家后又模仿俞云阶的画法创作另一幅《自画像》。如今,两幅画在展厅同时展出。“他是用大笔塑造,哪怕是嘴角等细部的地方。” 进入上海油画雕塑院后,任丽君曾与陈逸飞、魏景山等画家合作发表了不少主题创作。“我们都是俞云阶的学生,手法类似,合作起来也很融洽,一幅画常常分不出是谁画的。”

 

不过,任丽君并不安分于一种画法,作为一位女画家,她一直暗暗在和男画家们较劲。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,任丽君致力于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,以女性画家独特的灵感,不断探索、变化着自己的创作风格。有次,任丽君看到一本克林姆特画册,就学习他的风格,在画面中加入了装饰感。罗马尼亚画家巴巴来上海展览,她就带着一张临摹证明,每天从中午十一点半到一点半,用一个星期的时间临摹了一张小画,由此掌握了巴巴的技法和处理方式。去大凉山写生时,任丽君画了《布拖姐妹》,深沉又略带压抑感的风格正是来自于对巴巴的借鉴。“他的画法正好适合这幅画中我想要的感觉,我是撑着拐杖过河。后来,我发现很多男画家都喜欢画这种风格,我就偏不跟他们一样,还是画我自己的东西。”

布拖姐妹 油画122x100cm 1983年

在入选1992年“纪念9.25五十周年全国美展”的作品《针针线线皆投入》中,任丽君用上了变形的方法,以女画家的独特视角,展妇女如何支援前线的场景。在之后的一系列创作,如《傣族妇女》《佤族妇女》等女性题材作品之中,她都喜欢把笔下的女性画得体态浑圆、大腿粗壮,画面充满张力和雕塑感,与男性画家笔下的柔美、细弱的女性审美风格迥异。“女性看似柔弱,但内心强大,甚至超过男人。母爱的胸怀无形中会自然流露出来,我所有的女性造型都有大地的感觉,我希望能画出一种张力,像大地一样充满力度。”

针针线线皆投入 油画 120x100cm 1992年

在展厅的正中央,是任丽君的代表作《复旦》,标题来自于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里的一节。画面中的两位学生打扮的女性一人低头沉思,一人仰望将来,画面中有一束光照进,这束光也代表青年人心目中的希望。任丽君在这幅作品中表达了振兴中华的美好寓意。半年后,“振兴中华”在中国人口中被屡屡提及,使得这幅作品广为流传。任丽君认为,艺术家的理念要高于时代,要有超前性。

复旦——纪念圆明园被焚120周年 油画 257️X130cm 1983年

 

用颜色来说话

 

谈到自己的作品,任丽君最自豪的就是色彩。“我的长处是善于用颜色,女性的色感天生比男性强。我在不断地改变中最终抓住了自己的风格——用颜色说话。”

午后 油画101x120cm 2011年

任丽君对颜色的最初感知从自然中来,上世纪七十年代,任丽君跟随时代号召去插队,画了许多风景写生作品。“我当时很天真,也许是看多了画家利维坦的传记,认为画色彩一定要去大自然中学习。别人都劝我不要去插队,但是我不后悔,去了可以学到更多东西。”

 

渐渐地,任丽君对色彩的运用得心应手,她开始画自己意念中的颜色。她爬上5700米的青藏高原写生,用色彩描绘藏族歌声的高亢,表达与天相连的神秘感。在一系列描绘西双版纳风情的作品中,她把色彩画出了香味。鲜艳的红色、绿色,在任丽君的笔下都可以和谐一体。“颜色是我的语言。”

 

除了作品之外,展览还展出任丽君各个时期与创作有关的部分历史文献,包括珍贵老照片、出版物、草图、画册、杂志、证书等。在上世纪80年代的报纸资料中,记录了任丽君在十六铺客运站的新候船大厅里,趴在三层楼高的脚手架上创作当时国内最大丙烯壁画的经历。这幅壁画原作已经不存,此次展览中展出了任丽君的设计稿。有意思的是,拍摄电影《画魂》时,饰演潘玉良的巩俐还曾去任丽君的画室,向她请教如何演得像一位女画家。

 

回顾自己的艺术历程,任丽君觉得,做女画家很难,但她并不觉得为此要对女画家有更多的关注和扶持,“女画家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,用自己的东西说话。人的一生也是一幅素描,素描就是让你画整体,观察整体,丢掉小的,把大的抓住,我所有的创作和我一生的安排都贯穿这一精神。”

 

“薪火相传——上海油画雕塑院艺术家系列作品展”项目始于2011年,立足于个案研究为基础,至今已先后为8位曾在油雕院工作的艺术家举办了个人作品展,此次展览是系列展的第9个艺术家个展。展览将持续展出至8月12日。

 

对话任丽君

 

上观新闻:创作《复旦》的背景是怎样的?据说这幅作品为了此次展览刚刚修复过?

 

任丽君:当时“四人帮”被打倒,青年们都很兴奋,感觉新的社会要产生了,我于是画了《复旦》。背景中的圆明园代表倒掉的过去的历史,但民族精神永远不倒,“复旦”靠有知识、对社会有责任感的青年来实现。这幅作品在中华艺术宫挂了两年,有些破损,此次展前重新修复,主要是低头沉思女性的手部。画出当年的感觉其实不容易,这一形象是有原型的。当时,一个复旦大学的学生来我家里玩,发现正好可以用进画面里去,就以她为模特进行了创作。

 

上观新闻:当年巩俐在《画魂》中饰演潘玉良时,怎么会找您来指导?

 

任丽君:当时,巩俐想到画室里来学习怎么演才像女画家,但上海肯一边画、一边教的女画家很少,大部分都是躲起来自己画画。最后找到了我,我教她画人体、绷画框。她很认真,很快就学会了。

 

上观新闻:您的作品中如何体现出东方特色的?

 

任丽君:我笔下的人物造型都是圆的,这是我发现的东方的审美。西方总是说,宁方勿圆才有力量。但我去大同石窟看了发现,那里佛像的肩膀都是圆的,却充满力度。中国式的油画并非都是要画飞天或者带有某种中国元素,而是因为我的审美中有东方色彩,包括我在用光上面也是比较写意的。

 

上观新闻:您好像一直都专注于画女性题材。

 

任丽君:画女性是因为我自己是女性。我常常觉得男画家笔下的女性有点“做作”,还是女性对女性最了解,女性内在的美、内在的大是男画家体会不出来的。我画的这些女性绘画不是风俗画,我把她们作为一种依托,通过这种方式在她们身上把我对母亲的感知、对生命力度向往和无限的爱表达出来。

女钻工 油画 160x100cm1978年

沐浴 油画130x160cm 1989年

橄榄坝的姐妹 油画 116x140cm 2005年

 

上观新闻:做一个女画家很难吗?

 

任丽君:做女画家当然难。画得好了,别人会说不像女性画的。规则由男画家制定,如果他们按部就班,你的一点创新,还被说成是“野路子”。有时候挺不服气的,我从来没说一定要和男画家比,但我的歌声比你们亮,我的色彩比你们好,我自己有信心。女画家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,用自己的东西说话。

打谷场上 油画142x124cm 1986年